植发灰色市场拉大,福州新生植发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再度携手平安保险

九零后脱发事件屡见不鲜,由脱发带动的植发护理行业蒸蒸日上。大批的脱发需求被拉大,很多商户瞄准了时机,肆意入行,无植发职业资格的医生,无良的植发小作坊,不正规的医疗器械产品,都争相涌入这个看似暴力的行业。

2019脱发保健行业的报告中称:植发行业市场规模将达162.7亿,每年数额还将以大幅度递增,脱发产品有着巨大的商业潜能。于是各种洗护用品、保健品、生发品一涌而出;正是因为抓住了脱发群体的应急心理,灰色市场无形拉大,对整个植发行业产生了多重影响,其中最大的影响,就是人们对植发的观念意识。

今年7月初,新京报陆续曝光了北京两家黑诊所,让人难以相信的是,黑诊所里的学员只接触了两个小时的植发知识和技能就开始对脱发患者进行手术操作,结果令人堪忧。随后,多家植发培训机构被曝光,这些培训机构打着“三天速成”“包教包会”等噱头,引诱大批学员参加速成培训,并指望以此技术获得巨额收入;而这些培训机构的培训师并没有从业资格证,甚至教学内容的科学学术性都有待验证。试想,如果这些背后无良操刀没有被曝光,有多少脱发患者将深受其害,整个行业的声誉发展也会因此而滞销不前。

植发手术看似是一场技术难度不大的外科手术,但其中涉及的病理知识、药物配用、技术手法,以及卫生环境,都会对患者的生命构成一定的生命威胁。

我们的头发是由头皮毛囊产生供给,而头皮是最为脆弱的人体皮肤,同时,我们的毛囊也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绝无仅有,也不可借用,当植发技术手法不当,医生经验不足,护士水平有限,很有可能对头部神经和血管造成不可描述的伤害。

任何一门手术都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就植发技术而言,一名正规的专业植发医务人员需要起码长达五至七年的时间去培养和学习,才能临床实践。手术风险无大小,但事无巨细,每一个细节都要十分重视,万分保留。

低价竞争是小作坊占据市场最大营销点,当把脱发患者牢牢禁锢后再变相收费,并以植发效果相威胁,也许年轻人能稍辨是非,但很多中老年人就会被糊弄过去,最终还是饱受伤害。

国际知名的毛发移植专家王继萍曾说:“植发行业缺乏的已经不单单是技术,而是医者的信任。”任何一个医疗行业都涉水很深,市场很难建议标准统一的收费标准,也是因为这个漏洞,很多不良机构利用患者的经济实力和人脉资源制定并不适宜的价格方案,甚至产生医托现象。

根据大市场调查,目前植发市场多以民营机构为主导,随着各大一二三线城市的发展变化,植发机构也在各大城市落户,虽然数量变多,但专业医师很难完全配置到位,因此也会出现不良机构冒用不具备医师资格的手术医生,导致有些植发手术的失败或者植发效果的差等现象。

因此,我们不断地提倡有脱发问题请咨询正规植发机构或者医院科室。他们都会在国家的各项监管下科学运营,对医师资格和植发技术的研究,也逐渐赶超国际水平,更有优秀成功案例值得借鉴,价格透明,服务公开,更为重要的是,正规植发机构和医院能与患者签订安全保障合同,高度保障发友植发安全。只有如此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脱发人群才能正视解决脱发刚需,并加以信任。

在刚刚过去的九月,新生植发和平安保险再次签订合作,给予发友最大的安全保障。新生植发自从2012年首次与平安保险签订合作依赖,一直于此已经走过了八个年头,并获得连续“ 七年0赔付”的殊荣。

新生植发张春杰院长在接受采访时候表示:现在很多大型植发机构都存在手术失误,发友维权无门的现象,这种不负责任不仅危害了发友的安全健康,还破坏了整个行业的信誉。

植发机构又该怎么选择?很多脱发患者都在植发机构和公立医院毛发科的选择上犯难,不知如何选择。事实上,目前公立医院毛发科的手术量远远不足民营植发机构。从客观角度来说,公立医院科室繁多,且每家医院都有自己的强项作为主要研究发展,很少会在毛发科上过度投入,因此,从团队匹配、资金投入,以及科研发展上,民营植发机构更占优势。

韩岩曾说:“市场需求和国家对民营医疗机构的放开,推动这民营植发机构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在不用开刀的FUE技术的引入后,更是获得了大批脱发人群的认可和扶持,让植发行业的发展在现代化科学的进程下烨烨生辉。